曦下诺言(学习失联)

你好,这里是曦下诺言!

可扩列,可催稿!

请到企鹅号:3082156718

新旧交替后,便是永远的陪伴(上)

*咕掉了的合志中的文
*现在这个版本是改完后的
*我看看我什么时候把下改完就发出来


骾藤四郎依旧记得,那天他买天堂鸟的时侯,那张卡片上写的是什么 :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永远不要忘记你爱的人在等你……


“小骾,XEP_59的方程式和报告完成了吗?”鲶尾在试剂架旁,问隔壁桌的骾藤四郎。
“ 嗯……还差一点点。”骾藤四郎一边用手抓着鬓发一边滑动面前的浮空屏。白发的少年不停地检查着之前的推论和方程,但并没有看到有什么地方是错误的。于是回到最后一步,借助计算机的帮助快速地得出答案。
“完成!”骾伸了个懒腰,顺势坐在背后的椅子上。鲶尾走过来,伸手摸摸他的头说:“辛苦了!这样下来,骾的工作就告一段落了!小骾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了!”“那鲶尾哥哥,你们要多久放假呢?”“要等到我们把小骾的理论变为现实的时候。”“唔……还要好久啊!你们又不能陪着小骾了……”“…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……”说着,鲶尾又摸了摸骾的头。骾鼓起脸说:“鲶尾哥哥不要摸了!骾会长不高的!”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爽朗的笑声又在实验室里响起,附近的实验员们也小声的说:“那两个兄弟又开始了……”
“兄弟,你和骾闹够没有……”鲶尾听到这个声音后,马上怔住了;然后缓缓地转过身说:“啊~骨喰你和药研下班了啊!”骨喰看着鲶尾笑着的脸,有种想打他的冲动;但被背后的药研拍了拍肩后又平静下来。
“既然小骾的任务完成了,我们今天聚一聚餐吧!” 鲶尾坐在骾的旁边说着一些餐厅的名字,药研却说:“要去的话你们去吧,我今晚有一个约会。”鲶尾听了后,脑袋上的呆毛晃来晃去:“那,就我们三个去blue ocean吃饭吧!”“鲶尾哥哥,小骾想一个人去海边静静。”“兄弟,打消掉你的想法吧!回去自己做吧!”在两个人的不断“打压”下,鲶尾妥协和骨喰回去吃饭,小骾一个人回海边的房子住几天。
在他们出门的时候,一个抱着资料的女孩子急匆匆的跑向隔壁的资料室;由于跑的太快,在经过门的时候,不小心撞到了骾藤四郎;当然,他手中的资料也掉在地上。
“啊!对不起对不起。”快速道歉后,女孩捡起资料就跑。
“咦?那个是……谁?我为什么没有见过他?”小骾看着女孩的背影问。“哦!那个啊……应该是骨喰你那边新来的实习研究员吧,好像叫棠……什么来着?”“棠绠世代才来两个星期;和药研在一个项目,但现在还只是观摩和跑腿阶段。”“是吗……”小骾盯着那个女孩离去的背影,缓缓地说……
汽车缓缓使出城区,开到海边。
骾没有直接去海边别墅,而是先在海边的一家花店停了下来。
骾熟练地推开玻璃门,玻璃门带动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。骾站在门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放松放松。
“哟!是小骾来了啊!”里面走出来一位穿着白衬衣,双手拿花的黑发男士,“这次你的哥哥们没有一起来度假吗?”“十木先生!最近好吗?”小骾和十木拥抱了一下,由于十木比小骾高了不少;所以在拥抱时,十木处于半蹲状态。
“要喝可可吗?”十木问。“要!十木先生的可可比药研哥的好喝多了!药研哥的太苦了!”小骾撇嘴说。十木华田笑了笑,把花插在门前的花架上后就回到店里给小骾倒可可。
骾走到店中央的白色欧式圆桌旁,拉开椅子坐下;这时十木拿着杯子和蛋糕,端着可可从店内走出来。
“最近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吗?”十木一边给小骾倒可可,一边问。“唔……最近骨喰哥那边来了一个可爱的孩子。”骾看着褐色的可可倒入自己面前的杯子里。
这时,门前的铃铛响了起来;十木放下可可壶,走到门前说:“欢迎光临陌上花开,请问您需要什么花呢?尊敬的小姐。”“请问还有铃兰吗?”骾听到这个声音后,朝门口望去。“棠绠世代,你怎么在这里?”十木和棠绠世代看着骾藤四郎。棠绠世代前一秒看到骾藤四郎,后一秒就低头说:“刚才真的很抱歉!前辈!因为那份资料要马上密封,所以我才跑的那么快,所以才撞到你。”“没,没事;请抬起头来。还有,我叫骾藤四郎,叫我骾就行了。不必拘束。”骾被棠绠世代的举动给吓到了。“我叫棠绠世代,刚刚来,请多关照啊前辈。”……
十木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两个,笑了笑;走向一旁的花架,去下一把铃兰花,用牛皮纸包好后,双手送到棠绠世代的面前。棠绠世代见花包好了,付了钱,向骾道别后,走出了陌上花开。
“那个就是你所说的‘可爱的孩子’吧!”说着,从花架上取下两朵不同的花。“嗯……”骾看着十木华田递给他两朵花“是三色堇和天竺葵。”然后骾望着十木华田;但只见十木笑而不语……
月色下,棠绠世代穿过繁华的闹市区,来到寂静无人的公园。在公园的水池边站着一个带着白色面具的男人,棠绠看到他后,脚步不禁加快了些许。
“你要的所有东西,我都给你带来了。”说着,棠绠世代便扔了一个芯片过去,那个人迅速的接住了。“不愧是在我身边长大的,短短两周就弄到了我们一般特工拿不到的东西。”“既然你的目的达到了,我们的交易也结束了!你该放我走!”那个人听了这句话后,不禁发出冷冷的笑声:“别急啊!谁说交易完成了……”
那个人说完,一群黑衣人从草丛中窜了出来。“你可是我一手栽培的,我怎么会让你这么轻易的就离开我的身边呢?”“你想得美!我要走!”“那,你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!上!”说完那群黑衣人就一窝蜂地拥上来。棠绠世代见状,大腿根部抽出一把短刀,和他们正面扛。
但棠绠还是太年轻了,斗不过那天天在黑夜里潜行的人。
在棠绠世代不小心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后,那个人迅速地冲向棠绠,掏出口袋中的一个针管朝她的脖子一扎。
疼痛迅速的从脖子蔓延到全身,渐渐的,棠绠的四肢动不了了。
棠绠跪在那个人的面前,朝他吼了一声:“你给我注射了什么?”那个人发出冷冷的笑声,说:“没什么,一点点zsk-98和一点麻醉剂和催眠剂而已。”“什么……”棠绠的视线渐渐的模糊,然后失去了意识。
那个人看到棠绠世代倒下后,取下了脸上的面具,露出他那白皙的脸说:“希望你能乖乖的就好…”“大人,接下来怎么办?”“怎么办?按计划施行,找一个时间让zsk在棠绠的神经中苏醒,然后……再让她去暗杀掉那对双子。”“是。”
骾和十木唠嗑后,直接把车开回了海边别墅。
“唔……棠绠世代,棠绠世代,棠绠世代……为什么满脑子都是他的名字啊!”骾躺在床上,侧着脸看着落地窗外的海面“这种奇妙的感觉到底怎么回事啊——!”说完,小骾翻了个身,闭上眼睛,催眠自己快点睡着。但……效果不是很好……

评论(2)
热度(17)
©曦下诺言(学习失联)
Powered by LOFTER